兵部大印损失,嘉庆命人严查,考核结果袒露大

发布日期:2019-03-10

依照清朝制度,兵部有两枚关防—一枚是堂印,供衙门日常所用;一枚是行印,供随驾出巡所用。皇帝在外时,携带行印便可调动军队、批发军需。当初行印不翼而飞,谁知会惹来什么祸呢?

按照规定,行印送回库房时要进行查验。俞辉庭请负责查验行印的堂书鲍干吃了顿饭,请他帮忙蒙混过关。鲍干不愿担这危险,俞辉庭赶紧送上50两银子,鲍干见钱眼开,终于允许下来,不留余地地将“行印”收回库房。

这桩案子的主审官是庄亲王绵课,他带领一干人等紧锣密鼓地审讯了一个多月,依然毫无脉络,这时嘉庆已经回到京城。嘉庆很负气,将绵课等人各自罚俸半年,甚至絮叨拔了绵课的花翎,督促他们加紧审讯。

1820年三月初八,嘉庆从京城出发,前往清东陵拜会乾隆的陵寝。嘉庆一行浩浩瀚荡地来到汤山行宫时,管理兵部事务的大学士明亮等人紧急上奏,说兵部的行印不见了,嘉庆吓得冷汗直流。

俞辉庭连日赶路,早已疲惫至极,不一会儿就在营帐中酣睡了。当他醒来时,惊恐地发现行印不见了!这可怎么办呢?俞辉庭焦急万分,又不敢向上级报告,勉强定了心神,找来备用印匣,用黄布包裹了一吊铜钱,装入匣内混充行印。他尔图回来后不知内情,吭哧吭哧地将“行印”背回京城。

无奈之下,嘉庆只得让兵部重铸了一枚行印,将印文略加修正,以与丢失的旧印相差异。牵连此事的人难逃追责,辨别受到降级、枷号、流放等刑罚。

高压之下,案子终于有了成果—行印早在去年就丢失了。

这桩行印丧失案袒露了兵部存在重大的治理疏松、徇私舞弊、贪污行贿等问题,切实在当时的官场中,不光兵部如此,其余部院衙门也都差不久,只是福分略好、没惹出事罢了。

由于行印不常利用,所以丢失的事也没穿帮。直到嘉庆再次外出需要用到行印时,鲍干就买通库房职员,假造行印被盗的痕迹,骗过了晶莹等人。

到了这里,行印丢失一案好像告破了,但行印到底被谁拿了?拿到哪里?拿去干什么?都是丝毫不眉目。嘉庆不铁心,怕出什么岔子,派了很多人到去年秋围的路上明察暗访,但仍一无所获。

1819年,嘉庆一行秋围归来,中途在金山岭长城的巴克什营暂宿。当晚,负责保留行印的承差他尔图将行印拴在营帐旁边的杆上,委托书吏俞辉庭帮忙照看,自己则跑出去吃饭游玩。

嘉庆凭直觉判断这桩行印丢失案并不简单,而且很有可能不是刚损失的,因为行印只在出巡时才会动用,所以也有可能是在去年秋围途中丢失的。于是他将考核范围扩大到管理阶层,下令将晶莹交部议处,兵部的多少位堂官也被摘去顶戴,兵部其余人等则听候考察结果,随时准备接受处理。

亮堂在奏折中声称,行印丢失一定是盗贼贪图银子所为,因为行印是用纯银铸造的,并且分量不轻;铜制的印牌安然无恙,只有银制的印牌丢了,响马的倾向性很明显。为此,波及此案的所有人员,包括部堂书吏、更夫皂役等全部押交刑部,严加审判。


    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开奖直播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